一樽還月
關於部落格
過於早熟的悲哀

用沒有五官的面容
遙望著不可及的月

有人要送我這不可及的月嗎?
  • 158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北史.列傳第四十 齊宗室諸王下

蘭陵武王長恭,一名孝瓘,文襄第四子也。累遷并州刺史。突厥入晉陽,長恭盡力擊之。芒山之敗,長恭為中軍,率五百騎再入周軍,遂至金墉之下,被圍甚急。城上人弗識,長恭免冑示之面,乃下弩手救之,于是大捷。武士共歌謠之,為《蘭陵王入陣曲》是也。歷司州牧、青瀛二州,頗受財貨。后為太尉。與段韶討柏谷,又攻定陽。韶病,長恭總其眾。前后以戰功,別封鉅鹿、長樂、樂平、高陽等郡公。 芒山之捷,后主謂長恭曰:“入陣太深,失利悔無所及。”對曰:“家事親切,不覺遂然。”帝嫌其稱家事,遂忌之。及在定陽,其屬尉相愿謂曰:“王既受朝寄,何得如此貪殘?”長恭未答。相愿曰:“豈不由芒山大捷,恐以威武見忌,欲自穢乎?”長恭曰:“然。”相愿曰:“朝廷若忌王,于此犯便當行罰,求福反以速禍。”長恭泣下,前膝請以安身之朮。相愿曰:“王前既有勛,今復告捷,威聲大重,宜屬疾在家,勿預時事。”長恭然其言,未能退。及江淮寇擾,恐復為將,嘆曰:“我去年面腫,今何不發?”自是有疾不療。武平四年五月,帝使徐之范飲以毒藥。長恭謂妃鄭氏曰:“我忠以事上,何辜于天而遭鴆也?”妃曰:“何不求見天顏?”長恭曰:“天顏何由可見!”遂飲藥而薨。贈太尉。 長恭貌柔心壯,音容兼美。為將,躬勤細事。每得甘美,雖一瓜數果必與將士共之。初在瀛州,行參軍陽士深表列其贓,免官。及討定陽,士深在軍,恐禍及。長恭聞之曰:“吾本無此意。”乃求小失,杖深二十,以安之。嘗入朝而出,仆從盡散,唯有一人。長恭獨還,無所譴罰。武成賞其功,命賈護為買妾二十人,唯受其一。有千金責券,臨死悉燔之。 蘭陵王是老梗,但是.....酒是老的香^^ 在那樣奢亂的時代 要保聲譽清白 真的很難 沙場戰將,卻死在毒酒之下 那是何等心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