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樽還月
關於部落格
過於早熟的悲哀

用沒有五官的面容
遙望著不可及的月

有人要送我這不可及的月嗎?
  • 158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只要體會最真如嬰兒的感動

如果你僅僅是因為《阿姐鼓》這首歌而知道朱哲琴的話,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聽懂這張專輯;如果你是習慣將所有喜歡的歌曲傳輸到MP3中邊走邊聽的人的話,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聽懂這張專輯;如果在你的印象中朱哲琴的音樂只是帶著地域風情的空靈之音的話,我不知道你能不能聽懂這張專輯。   經歷了十年的時間,朱哲琴和制作人何訓田用不同的方式豐富著自己的閱歷,提昇著自己的感悟。相同的是他們的這次合作,依然保留著當年對音樂的那份虔誠和不妥協。當然,還有二人之間那種他人無法復制的默契。   初次聆聽這張專輯是不需要歌詞的,因為如果你拿著歌詞去聆聽,你會發現你同樣不會明白她在唱什麼。尤其是開篇的兩首歌曲《不翼而飛》和《迦南香娑羅樹》,一下子就將人帶入了一種神游天外的意境中,然後就會一直漂蕩,直到聽過第七首歌《第七天》纔開始回魂,然後發現手中的歌詞其實毫無用處。而且,單純審視這些詞句,並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如果不是放在朱哲琴的專輯中,很容易讓人認為是哪個孩子的習作。   但是,當你完整領略過這張專輯之後,你又是絕對不能忽略這些歌詞的。因為它們可以讓你透過那些虛無縹緲的感覺,直接觸摸到朱哲琴和何訓田的內心。強調一句,一定要領略完整的專輯,因為這不是七首歌,而是一個完整的概念,是從出生到頓悟的過程。   《阿姐鼓》時代,朱哲琴的音樂還是有跡可尋的,甚至可以為那些音樂找出地圖上的坐標,談論一番哪首歌是西藏風情,哪首歌是世界音樂。到了這張《七日談》,朱哲琴已經將所有的音樂元素真正容納在一個城堡中,而這個城堡只能建立在人的心上,只能通過感悟去尋找。   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承認聽不懂這張專輯,尤其那些自詡的大師們。但是,在我看來這的確是一張聽不懂的專輯,只能去依稀捕捉到什麼。十年的時間裡,朱哲琴游歷了很多地方,見到了很多人,這讓她思想昇華到了一個新的境界;而何訓田則在嘗試著不同的音樂、不同的風格。這樣的經歷是不可復制的,因此我們也就不可能得到和他們同樣的感悟。朱哲琴說,只能聽了專輯、看了隨贈的攝影集和她的一些文字纔能明白專輯所要表達的東西。她錯了,每個人的感悟都是不同的,她所要表達的東西只有她自己的知道。就像那首聽了十幾年的《阿姐鼓》,究竟有多少人能明白?   假如你能從這張《七日談》中得到感動,就足夠了,不需要聽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