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過於早熟的悲哀

用沒有五官的面容
遙望著不可及的月

有人要送我這不可及的月嗎?
  • 1589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對你,我算什麼?

我真的以為我們可以一直下去的 不管你是不是知道 不管我是不是能再偽裝 忍著不說 知道麼? 你在我這搬走了不該是你的東西 我卻連討回來的力氣都沒有 為什麼 我以為我不會再重蹈覆轍的 沒想到 還是走上了同樣的道路 我 痛了 累了 煩了 只好 退了 你從來不知吧 跟你一起時 真的很開心 可是你要的 我不能給 也給不起 看著你獨自受苦時 天曉得我多想苦的是我 或許\\\ 這樣我才不覺得心痛 我希望跟你的分離是大吵一架或是大打出手 而不是無聲無息的 離開 我要的 你從不給 你明明知道我要的是什麼 可是你就是不給 總是以為我不需要 天知道我有多恨我自己的堅強 及自以為是的開朗 只為了讓你可以對我發問 發問有關於另一人的二三事 而我能說的也只有 很好 真的很好 你不要擔心 我會去探望的 有關另一個人的心情 我沒忘記 我只是個便橋 怕 我真的怕 怕你當時的眼神 怕你就這樣一去不回 你不知道我多恨空氣裡漂流著像死亡的味道 多想念你身上的味道 或許\\\該說是迷戀麼? 每每看見你 只能無奈的笑笑 反正你也不知道我心裡的感覺 如此重疊 加重的情感 無處宣洩 我知道 只能這樣 不是麼? 我是不能奢求太多的 這點我還懂 我想 該是我離開的時候了 我本來就不該闖入你的生活的 謝謝你還願意分享 讓我發現我還有這樣未發現的面貌 我想 我們是很知心的 只是我不能放入真心 因為那不是我的位置 我會一直保持著該有的距離 在我們相處的時候 畢竟 要我放下 真的太難 我只能背負著走下去 那是不能被分擔的 不知不覺破裂一地 我只能慢慢去撿拾 讓我保留一點我的心傷好麼? 在我完成與你的約定後 我就會消失的(未完 待續) ~~~~~~~~~~~~~~~~~~~~~~~~~~~~~~~~~~~~~~~~~~~~~~~~~~~~~~~~~~~~~~~~~~~~~~~~ 久見了 最初讓我動心 像猫的男子 或許該笑你是吸血鬼會更貼切吧 依然是一臉蒼白麼? 好久沒見到你那獨樹一格的優雅 我知道 我們都帶著過早的悲傷 在那之後 總愛看你熟睡的面容 不似醒著時的冷靜 多單純的睡容 每每看你睡去 都覺得是不是你睡著後才能感覺到幸福呢? 一如你的優雅 你身上總有淡淡的香味 總開玩笑的說 你可是班上唯一不符合臭男生的人喔 你展開淺淺的笑靨 不回答我看似玩笑的話 你在女生堆裡很吃的開 讓我差點以為你是紅樓裡的賈寶玉 只差沒問你 你真的不是從書裡走出來的? 只是我沒想到 真的有人想當林黛玉 我也忘了 我永遠是個說書人 沒資格成為這一劇的主角 直到現在我仍受著想當劇裡一角的罰 習慣什麼都不說的沉默 真正該說的說不出口 留成了遺憾 成了夜裡的一點鴆毒 那時的三人行 造就了日後可怕的爭端 再說什麼都是多餘的 真的很心疼 我知道那是她能接近你的方式 我不能干涉 她總愛拉著你的護身符 笑著鬧著 我知道 只是我一直不願意去面對及承認 沒見過在冬天手可以比我冰的人 還是個男生 每每總心疼的拉著你的手 口中一直唸著這麼冷的天你還穿的那麼少不怕冷死啊 你卻還是笑笑的說哎呀穿太多看起來好胖 你不知道你己經瘦到我怕風大時你會被吹走的體重了麼? 嘆了口氣 真不知你是女生還是我是女生了 你突然的一句 那我們靈魂交換啊 你叫我怎麼回答你啊 我朝思暮想的念 被你一語道破 我別過臉 卻見到她忿恨的眼 我早該知道她對你的情感的 真是遲鈍呢 我以為事情很單純的 那時我們總愛拉著對方在校園裡亂跑 要不就是我拉著你說要去看什麼我新發現的事物 要不就是你拉著我要去盡小老師的職責 我跟她的關係也變的出奇的好 好的可怕 我以為會這樣下去的 那時 笑的多甜 那時期末了 家政課所做的布偶也發還回來了 那是放學時間 我故意拿著你的布偶 在教室裡躲著你的追逐 不讓你拿回布偶 跑得累了 我坐在講台的台階上 你冷不防的靠在我後背 想要拿回你的布偶 那天夜裡 我失眠了 隔天 你卻因為跟我爭辯著莫召奴是男是女而氣得三天不跟我說話 是你領著我進入布袋戲的世界 跟你有了共同的話題 她病倒了 我緊張的為她東奔西跑 大家都亂了 我不知道那是她的手段 而你早己看破 要不是老師追問出原因是因為你 我還天真的以為她真的身體不好 我們三人的關係開始有了變化 你變的冷漠 她變的任性 我呢 選擇一路的傻下去 我不希望有誰受傷 真的要傷 我一個人就夠了 我變得跟你形同陌路 我不想再這樣 我知道老師想問 不如我自己違背真心 說我早就很冷靜的退出 也曾到老師那坐坐 說些班上的事 那時是風紀 我總是讓他以為我是為了管不好班上自責在哭 我想 老師早知我為什麼要哭 只是不願點破而己 在我求你幫她多加件外衣時 你那句\\\"管她去死\\\" 我知道 心冷掉了 整個冷掉了 那是我這輩子最難忘的畢旅 聽朋友說你們合好了 跟她同一間房的我 只能裝傻 客氣的應對 我沒有辦法像以前那樣對她好 有幾個人提議說要去看表演 我也跟去了 只是沒想到你也有去 我曾想過要離席 可是我不能走 我要確定一些事情 一面聽著表演人員唱著同學點的情歌 一面看著你 不可抑制的心酸 我沒有哭 我把情緒留待給明日的海風 我瘋狂的玩 沒命的玩 笑的愈開心愈表示自己不在乎 我知道我在騙自己 還不到點破的時機 我要自己將它點破 點破自己這個可笑的感情 畢業後過了幾年 碰上了當時跟你還不錯的男同學 他給了我你現在的電話 我鼓了好久的勇氣 才決定打給你 點破的時機到了 跟你隨口像老朋友般聊天時 突然想起以前打電話給你時 問的蠢問題 你喜歡跟我還是她 你選擇了我 我問原因 你說可能是跟你在一起沒有壓力吧 我搖搖頭無奈的苦笑 忘了你還在電話的另一端 你問我在笑什麼 我說沒有我在看電視剛好看到好笑的地方 我想 我確定了 我保留當時的美好就好 跟你 當個朋友就夠了 其他的 再說吧 ~~~~~~~~~~~~~~~~~~~~~~~~~~~~~~~~~~~~~~~~~~~~~~~~~~~~~~~~~~~~~~~~~~~~~~~~ 仔細想想 我要的不多啊 可是為什麼我就是在快得到時卻又不得不放棄呢? 幾次的傷心 我真的不太敢再放手去愛了 雖然我知道我會失去很多 可是這是我唯一能阻止心傷再下去的方法 我很單純啊 是因為這樣的單純在別人眼中看來是如此複雜? 不敢去要也不敢去給 開始有人說我很無情 我將自己偽裝的更堅強 嗯 我好像只能這樣做喔 每個人總愛跟我說他們的故事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在他們眼中我看起來很可靠的關係 每個人都跟我說他們不太跟別人說的故事 希望我給他們一點意見讓故事可以順暢的如他們所願的走下去 裝堅強很累的 有時想想 還真不知道自己對他們是算什麼?地位的問題 真的很難 關於定義 我只是想要在我哭時有個依靠而己啊 很難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